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哪个医院看妇科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5:41:2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哪个医院看妇科好,北仑医院哪家人流专科,余姚哪家人流医院好呢,北仑医院哪做人流好,象山人民医院网站在线咨询,北仑做打胎到哪个医院好,北仑做专业人流的医院

新华社北京6月23日电(记者骆飞 张建华

继“奇葩证明”在云南、山西等地遭警察“怒怼”,广东省一外来务工人员近日为子女申请入学,被要求提供父母“有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再次遭警察“怒怼”,引发网友热议。在“放管服”大背景下,“奇葩证明”缘何屡禁不止?

警察怒怼“奇葩证明”

此事最近发生在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在当地打工的刘先生近日为已到入学年龄的孩子办理入读义务教育公办学校申请时,其所填申请表中明确要求“由本人提供户籍地公安派出所和用人单位分别出具的有无违法犯罪记录的证明”。

然而,辗转返回户籍地出具证明的刘先生却被告知,根据相关规定,公安机关早已不再对个人出具“无违法犯罪记录”等18种证明。为解刘先生“燃眉之急”,警察还是为他出具了相关证明,并在证明中附带了一句话:请问教育部门,小孩读书与其父母有无违法犯罪有关吗?难道小孩的父母有违法犯罪记录就可以剥夺小孩读书权利吗?

消息一经爆出,迅速被网友转发评论。有网友留言说:“难道罪犯的孩子就不能上学了么?这样的证明也‘太奇葩’了吧!”

据了解,这份“奇葩证明”的要求源自梅江区实施了5年的《梅江区外来务工就业人员子女申请入读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起始年级积分方案(试行)》。记者看到,该方案中第二条第一款中的确有出具“有无违法犯罪证明”的要求。

在引起网友争议后,梅江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称:事实上不管积分多少,有无犯罪记录,都不影响孩子就读。随后,记者20日在梅江区教育局官网上看到下发的“新方案”中,相关证明资料中包含的“户籍地公安机关出具的有无违法犯罪证明”已被删除,而积分项目中也删掉了第九项关于“劳动教养或其他刑事处理”的扣分项目。

记者梳理发现,近期类似索要“奇葩证明”的事并非个案。6月初,云南省宣威市一男子持身份证去当地银行办业务时被要求出具户籍证明。对此,当地派出所怒怼银行称:按照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已不再出具此类证明,若再让群众往返,将通报银行纪检部门。

“奇葩证明”缘何屡禁不止?

有专家认为,多地“奇葩证明”遭警察怒怼,表明在深入推进简政放权的大背景下,尽早根除“奇葩证明”已是全民共识。

为治理群众“办证多、办事难”问题,201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的通知》。2016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20个省份出台具体工作方案,全面清理各类“奇葩证明”和繁琐手续。据了解,有的地方过去平均一年出具的各类证明有几千件,而清除后减少到原来的1/5。

“从各地‘晒出’的‘成绩单’可看出,‘放管服’提升了行政效率,在改善‘办证多、办事难’方面也明显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贵州大学新闻社会学教授翁泽仁说,但“放管服”改革涉及整个行政管理体制,纠缠的利益关系也错综复杂,加之当前还主要在行政部门推行,对其他社会机构并未形成有效约束,常有“一面停开,一面仍要”的尴尬。使得一些地方“奇葩证明”仍屡禁不止。对此,记者大致梳理出如下原因:

一是滋生“奇葩证明”的土壤还在。有行政部门人员告诉记者,很多证明之所以“奇葩”,根源在于其背后的“奇葩政策”。当前一些政策条款模糊,有的甚至缺乏法律依据,使得政策制定从源头上就存在问题,为“奇葩证明”提供了存在的空间。

二是社会机构存“放管服”盲区。由于“放管服”改革主要在行政管理部门推行,社会机构则存在改革“盲区”。尽管机关索要证明已经相对比较规范,数量大幅减少,但公证、保险、银行、私企等社会机构依然是“索证大户”,常有人在类似机构办事时遭遇要求出具早已被取消了的证明。

三是个别部门“懒政”缺责任担当。办完一件事往往牵涉多个部门,有的部门间职权范围不明晰、信息共享有壁垒等,加之个别部门常有的“懒政”思维,缺乏应有的责任担当,为了减轻自身工作压力,借出具证明之名,将责任尽量向外转移,无形中增加了办事流程和出具证明的环节。

告别“奇葩证明”关键在深化“放管服”

翁泽仁说,为推进“放管服”改革,各地过去一年清除了一大批行政许可、审判事项,而这些就像“奇葩证明”滋生的土壤。因此,只有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才能彻底告别“奇葩证明”。

“做好‘放管服’关键还在于简政放权,加大行政机关取消、下放相关审批许可力度,转变政府职能,从根本上减少各种不合理的证明事项。”翁泽仁说,同时还要加强行政体制改革,减少多头审批,优化办事流程,并提升相关服务窗口服务水平,加快制定公布“保留清单”等,让群众办事“一步到位”。

湖北珞珈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陈磊说,“证明”本质上是对所办事项前提条件的确认,但往往被当成一些部门“懒政”的“挡箭牌”。一方面不乏个别部门缺乏应有担当,向办事人转移责任压力。另一方也是缺乏风险分担机制的体现。“完善相关法律制度,让‘证明’从源头上做到‘出师有名’,不再受个别部门随意‘支配’。”陈磊说,进一步完善风险分担机制,将提供虚假材料的办事者纳入“权责处罚范围”,从而减轻行政部门责任压力。

还有网友建议,加大科技投入,促进职能部门间数据信息进一步开放共享,打破信息壁垒,使办事流程网络化、信息化,尽量让“数据多跑路”换“群众少跑腿”。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余姚哪家妇科医院好点